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在廟與廟之間

在廟與廟之間

「沒想到我竟然輸給了回憶」你說。

然而我說,真正能贏得了回憶的,往往,只有回憶本身……

故事是發生在1996年秋天的某個小鎮上,關於一個胖胖的男孩。
通常這種故事都不被看好,因為無法想像很帥或很美的主角,就像我們並很難對著馬桶裡的大便說出「我你」是一樣的。

不過我想說的是,這個胖男孩有一部很拉風的腳踏車,那是他國小三年級社區公園堆沙堡比賽拿第一名時的獎品。住在胖男孩隔壁樓下的法律十分羨幕,硬是省下每天枝仔冰的錢,再加上跟他阿媽撒嬌死纏爛打挖來的幾百塊,終於買了一部略勝胖男孩一籌的腳踏車。

胖男孩每天都騎著腳踏車上下學、到英文班補習、和法律到公園軋車,每個星期三更是和法律比賽誰先回到家坐下來看「大無敵」,只是令法律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明明他的車比胖男孩好,為什麼每次他到家的時候都只能聽到主題曲的最後一句「大無敵~~」,而胖男孩到家時還可以悠閒的泡一杯麥片聽到主題曲的前奏。

胖男孩由於太胖了,騎車的時候肚皮上肥肥的油隨著風緩緩的震動,就像是海洋館裡的魟魚一樣;上體育課的時候,因為他想掩飾自己的大肚子,就將褲穿到胸部下面,卻不知道這樣看起來會比把衣服拉出來還要難看。儘管是如此,胖男孩還是不知不覺的贏得了班上很多女生的喜愛,大家都叫他胖胖,中午圍著他吃飯跟他玩直說他好可愛,胖男孩每天過著像皇帝一般的日子,白天被女孩圍繞,晚上在家吃零食看電視,法律甚至以為,他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胖子了。

通常故事到了這邊,總會有些轉折,好比說法律因為眼紅想要設法陷害他,或者胖男孩遭遇什麼變故之類的。很可惜的是,胖男孩依舊過著幸福的日子,什麼壞事也沒發生,不過他一點也不快樂,因為在胖男孩的其實存在著一個很深很深,並且,是從堆沙堡比賽之後就深植在他心裡的……

大家或許以為胖男孩打從一開始就很會堆沙堡吧。鄰家的小朋友都以為他在這方面有特殊的天份,似乎不需要就能將沙堡堆得又漂亮又好。其實在胖男孩幼稚園大班的時候,轉來了一個英文很厲害的女孩。她就像其他一般的轉學生一樣,總是比較不容易融入班上的大家,不過由於胖男孩對她有一種特別的好感,總是與她走得特別近,每天一起回家,一起吃點心,一起聊美少女戰士,再加上胖男孩在班上十分地出風頭,所以轉學生並不覺得特別的孤單或寂寞。

期末即將要畢業的時候,每個大班要負責一個表演,胖男孩以及轉學生理所當然地被選為期末英文相聲表演的代表,成為大雄獅班老師對大海豚班老師挑戰的最後一項武器。

胖男孩台風很穩,咬字卻不清不楚;女孩英文很好,發音也相當好聽,卻顯得十分緊張。不過還好兩個人的默契不錯,可以互相cover,女孩緊張的時候,就握住男孩的手;男孩舌頭打結的時候,女孩也細心地教導。

每天每天,其他學生吃完點心三點半回到家,胖男孩跟轉學生卻要留下練習,練習完後一起走回家,午後的陽光灑在兩個稚嫩的小孩臉上、肩上、小腿上,橘色的紅暈緩緩地開來,令人想起剛出爐的麵包。經過他們家附近廟與廟之間,小小的公園,到公園裡盪盪鞦韆,談談今天發生的事情、昨天看過的卡通、一些。然後如果天色還算亮,女孩會教男孩堆沙堡。

他總是蹲下將裙擺夾進大和小腿間,將紅色的小丟在一邊,再沙坑的地上先用手劃一個圈,將沙啊土啊都推向裡面。而此時胖男孩走得很遠,用路邊撿來的塑膠袋去裝水,再千里迢迢搖搖晃晃地回來,灑出去的遠比留下來的多,再加上通常袋子都會破一個洞,所以他滿身大汗回來的時候只剩下兩隻手合掬那麼多份量的水了。

「這個裡面住著王子和公主喔!」女孩說,一邊在城堡的周圍鋪滿落葉。

「那…那…我要當王子,王子會protect公主!」
胖男孩一邊擦著額頭上跟臉上的汗,緊張地說,深怕有人會搶了他的位子似的,弄得灰頭土臉,臉上都是沙圈。

「呵…嗯。」女孩只是笑笑,便又繼續堆沙堡。

每天每天,總是要等到太陽公公消失在公園的地平線,兩個小毛頭才願意離開,然後留下一個美麗的夢的城堡,讓晚上散步的中年婦女或老人憑弔。

「Thank you very much!」

「You are welcome.」
每次男孩將漏得只剩下一點點的水,交給女孩的時候,總會重複這段台詞。
並且男孩還會用一直練習不好的口音,將welcome唸成wocome。

「是welcome喔,昨天才提醒你的。」女孩一邊讓男孩用提來的水洗手,一邊順順他及肩的長髮,抬頭告訴男孩。

「喔…wo..lcome…」男孩盡量讓自己唸得標準。

畢業典禮暨期末成果發表終於到了。
兩人出色的表現讓雄獅班老師整個晚上笑得合不攏嘴。

隔天一大早,就如同一般的轉學生,她爸爸開著白色的轎車,把他從胖男孩的生活範圍裡帶走了。他甚至沒有和她說到再見。

「我們住的的這條巷子的巷口和巷尾,都有一坐廟歐。我奶奶說,這樣我們住在這巷子裡面,都很平安。」這句話一直都在胖男孩的心裡流轉,流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