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大恐怖二之轉蛋的宿命

大恐怖二之轉蛋的宿命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後生晚輩,岌岌可「威」。
–法律,1995年冬天,修德國小

這天我竟然

「看來我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小花先生。」彼得先生坐在一張原木椅上,翹起二郎腿輕鬆地說。

「你果然越來越像我了阿。半年都過去了還是沒有改變。哀,這或許是你的宿命吧,小花先生。」彼得先生起身,嘆了一口氣後轉頭走了。消失在的白霧中。

「蛤,怎麼又是這個。」兔子低下頭來,一對長長的耳朵碰到了轉蛋機。這已經是第五次我帶兔子來師大夜市轉蛋了,其中當然也有幾次轉到好東西,兔子總是抱著轉蛋又叫又跳的,毛茸茸的尾巴在空中上下跳動像小棉球一樣。

「姆租…姆租…」兔子津津有味地起阿諾可麗餅來,這是我用來安慰他沒轉到好的轉蛋的東西。我則是坐在師大公園的紅色水彩條上,看著天空想著彼得先生跟我說的話。為什麼我會沒改變呢?我一直想不透。

「你不是沒改變歐,小花君。你只是變得更糟而已。」
兔子面無表情地說著,繼續「姆租…姆租…」地吃著可麗餅裡的生菜。

「能像小花君這樣也不簡單阿!把缺點都留著,優點卻一個一個的消失呢。」兔子吃得滿臉都是沙拉醬,白裡透紅的臉頰上沾滿了一條條生菜絲。

「半年前念著鳥不啦機的系,半年後的現在也是;半年前賺的錢不夠自己花,半年後的現在也是;半年前騎車超危險,半年來被開了好多的罰單;從以前的很受歡迎走到沒沒無聞;從對活動抱持著熱血走到得過且過。地變胖、持續地沒目標、持續地寫沒人看得懂的。小花君,比起彼得先生你恐怕要比他厲害太多了!」兔子臉不紅氣不喘地一口氣說完,一邊跳到堆積如山的垃圾桶邊將可麗餅的垃圾丟掉。

我兩隻手撐著下巴,無言看著人來人往的師大夜市,這個我遇見大東和歐樂低的地方、我和龍三四聊天的地方、在伊東屋遇見小叮鈴的地方、和兔子來過上百次的地方。

「或許某一天,小花君也會因為大恐怖而消失吧。」兔子抬起頭,大大的紅眼珠看著我的眼睛。

「你不會懂的!你知道轉蛋的宿命嗎?他一輩子就只能成為『這樣的轉蛋』。即使你口袋中這個不被期待又醜陋的轉蛋再怎麼努力,仍然是贏不過那些受歡迎的轉蛋。可愛、好看的轉蛋大家都想要,每一次轉都期待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那個,而總是有一些不被期待、每次轉都不希望他出現的可憐的轉蛋,擠阿擠阿擠,努力地使自己掉出來,仍然被轉到的人所唾棄!轉蛋本身也不希望如此阿,可是世界的使他永遠無法改變。」我不知道為什麼,頭一次這麼起來。

兔子也站了起來,像彼得先生一樣調頭就要走。

「喂!」我叫住她。她側過身來,輕皺著眉頭。

「半年來,你還是沒有改掉說『喂』的習慣。
你快消失的時候,記得告訴我。不過在那之前,我都會陪著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