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結日恐慌症

結日恐慌症

春節。


在我的睡眠、感冒以及黑暗中悄悄地溜走了。

有時我想,這樣一個難得的休假,不容許別人打擾。


連老人式的拜年、年輕人的簡訊電話都省了。

一部分是紅樓的因素。

也還好,有這幾天的,讓我了解到家庭,尤其是我弟的重要。

一起去吃早餐、我煮晚餐他洗碗、租片子來看、買波卡熬夜。

罹患癌症的老爸一樣每天在家看電視、抽煙、咳嗽;我則假裝視而不見,半放棄狀態。

笑的時候像在哭、哭的時候像在笑,不斷發出奇怪的聲音。

我很清楚地知道他一定患了Mental Disorder 但我仍不帶他去看醫生。

「看來你們這些理醫生也沒啥屁用嘛!」我弟聽完我和楊建銘老師的對話後如是說。

是阿,至少她沒解決一個人的

公會上線的人數漸漸減少,我很清楚,這又會變成一個無聊的,三個月即淪陷。

去年我在玩激戰,那時大家還一起解任務、成立一個留言板;過完年,人都散了,會長亂換、人氣下滑。

眼看過完年大家都要開學,所有事情像是作夢一樣。

所有的事情又要重新上軌道,開會、備課、出遊……等等。

一隻巨大的獸襲來,腳步聲、聲、口水滴到地板的聲音,漸漸逼近。

比遊戲裡任何一隻頭目還可怕。

我家不賭博,紅包沒領多少,還要包給家人。

這年過了,幾天的,至少到一些沉澱和休息。

眼前只,當獸降臨的時候,能停在我面前,緩緩地說:

「乖,開始了,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