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向日葵˙晴天 (或者說舊世界的信件)

向日葵˙晴天 (或者說舊世界的信件)

向日葵˙晴天
剛剛煮好弟弟的晚飯.簡單的3菜一湯.
本來想煮義大利麵的.可又作罷了.

妳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是晚上回到宿舍的時候吧.
最近看了很多村上春樹的書.現在正在看發條鳥年代記2.
裡面有一句話.我一直耿耿於懷.

”我從第一次見到你這個人的時候開始.就對你沒抱有任何.從你這個人身上.看不出想要好好達成什麼.或者想把自己培養成正常人的積極向上要素……說明白一點的話.你腦袋裡面只有像垃圾或石頭一類的東西而已呦.

為什麼久美子會跟你在一起,我到現在還無法理解.或許她對你腦子中所抱有垃圾石頭之類的東西覺得有趣吧.不過垃圾終究是垃圾,石頭終究是石頭.”

我發現我裡面的一些什麼,正在漸漸的流失當中…
像河流一樣.

一直到寫礦坑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4個人格.

自大..世故.幼稚.

一直以來.我用自大自卑,以幼稚掩飾世故.

造就了一些不平衡的平衡.雖然是這樣.還是盲目的活了18年.

有時候我在想,我這樣的一個人到底有什麼可取之處呢?

耍嘴皮子賺掌聲笑聲,過度熱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如此而已.

不會打球,不會電腦,不會騎車,不會關心,不會用錢,
不會任何一項樂器,不會規劃自己的未來.

愛想東想西.愛鑽研一些不重要的事.唱難聽的歌給自己聽.
會一點點家政跟美術,卻是怎麼也爬不上頂尖的小把戲.

沉醉於奇怪的思考方式和比喻模式,像要漸漸脫離現實一樣.
並不是唸系之後才變成醬的.

大約是在8月份左右吧.
為了避免走火入魔.我在書籤上面註明了

”只要的跳舞就好了阿.不然與這個世界的聯繫會消失噢.”
所以我一直沒有停止自己的腳步.想要跳的比別人都好

–即使知道鄭元暢的一抹微笑抵我跳一輩子的舞.

其實我也沒有特別的不好.像湖面一樣的平靜.而且是晴天.只是,晴天時的河流也一直在流動阿.

漸˙漸˙的˙流˙失˙當˙中

對不起又將這種負面的東西寄給妳.

可我就是無法忍住不說.

尤其是對妳.想什麼事都告訴妳.

像牆一樣的東西….

向日葵˙晴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