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麵包蟲式悲哀

麵包蟲式悲哀

大家大概不知道大約在鬼屋快完成的時候
我一個人大膽地跟鞋盒裡那一大堆的一隻說了話

「你為什麼要爬到鞋盒的蓋子上來阿?」
「很簡單阿,我在找我的.」
「找你的手?」我從來不知道麵包蟲有手.
「小君或許一直以為麵包蟲是沒有手的吧.其實我們也是有手的歐.」
「那麼為什麼你要找你的手呢?」
「因為剛剛在擁擠的人潮中被擠飛了阿,我猜它大概粘在鞋盒上吧.」
「你看看這不就找到了嗎!」麵包蟲先生將一個非常小的白點粘回自己肩膀的位子.
「這…這就是你的手阿,麵包蟲先生?」

麵包蟲先生好久都沒有動也沒有講話.

「麵包蟲先生?麵包蟲先生?麵….」

「小花君如果是要笑我的手很小的話,那麼就儘管笑吧…」
麵包蟲先生的臉色黯淡了下來……
「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小花君知道什麼是麵包蟲式的悲哀嗎?」麵包蟲先生像是突然想起似的緩緩地說.
我搖搖頭.
「這個裡,大家的手都很小奧.」
「儘管如此,大家還是盡量的自己的手變大.」
「你看他,那隻身旁有很多麵包蟲的麵包蟲,
他就是因為有比較大的手就吸引很多異呢!」
「為什麼你們都希望手變大呢?」
「因為阿,小花君.小花君應該知道感這東西吧.」
「我想我知道.」
「是阿.因為手大的話,就可以把女生的手包在自己的手裡歐.
這樣她們通常覺得很有安全感.」
「所以從小媽媽就教長不長沒,但是手一定要大阿!」
「嗯.」
「那麼小花君,你的手一定很大厚?」
「或許吧.不算小.」
「哀,真好.」
「是阿,通常她們一開始都這麼覺得.」
「蛤?哀.看來小花君跟我真的是差太多了.我下去休息了奧.」
「嗯.」
「記得我等等要跟她放同一盤中歐.」
他用小得不能在小的手指了指那一群圍在手大麵包蟲旁邊的其中一隻母麵包蟲.
「好的.」我抓抓頭.
「謝謝摟.」說完他便「噌」地跳入麵包蟲海中.

哀.看來麵包蟲先生跟我真的是差太多了.

太多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