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第四個故事

第四個故事

第四個故事是有關於鋼琴上的.

從前從前有一隻貓,每天都待在鋼琴上面.
從低音鍵走到高音鍵,從琴箱上跳下來,在腳踏版附近徘徊.
踩在鋼琴上發出的悅耳聲音,喜歡撥著後面似心型的琴箱的弦.
更深刻的說,他上了鋼琴.

然而,在高傲的貓族裡面,喜歡上族人以外的人事物是不被允許的.
只是這隻貓的是貓族裡的望族,族人都不敢得罪這個有權有勢的人家家裡的公子,只能在心裡暗暗的鄙棄他,不過當他經過自己家門前的時候仍然是親切的打招呼,或者口頭上說要款待他到家裡面坐坐喝喝茶,心裡卻巴不得他趕快經過.

雖然他的父母溺愛他,但是心裡也承受著鄰居無形的,還曾經有不想要這個孩子的念頭,但是及時被爸爸阻攔,因為他是他們家唯一的子祀,如果沒了他恐怕就要絕後了.

有一天,這隻貓如同往常在琴鍵上徘徊,陶醉在他幻想的世界中,用貓爪撫摸他潔白的’肌膚’,索舒服地趴在琴鍵上,想像鋼琴正用撫摸他的臉頰.

遠方走來一隻外地貓,被上背著口琴,在腳踏板前面蹲坐了下來,望著琴鍵上的貓.

“你為什麼要在鋼琴上呢?”
“你管我!”
“痾…那我可以上去嗎?”外地貓客氣地問.
“不行!這是我的鋼琴!任何人都不准上來!”他起身露出貓爪,背上的毛聳得高高的,尾巴也立了起來,眼神露出凶神惡煞似的光芒.
“亨!不上去就不上去,誰稀罕?”說完轉身龜在該琴腳下,卸下身上的口琴吹奏了起來.

在鋼琴上的貓聽到動聽的口琴聲,也禁不住的想要看看那口琴.
“不好意思.可以借我看一下那口琴嗎?”他放下高姿態,用乞求的眼神.
“亨!”外地貓起身離開,在視線盡頭的牆垣坐下,一邊舔著自己的毛一邊擦拭著她的口琴.鋼琴上的貓只能用一種類似悲哀的眼神凝視著外地貓.

夜裡,月光灑在黑色的鋼琴上更顯的柔媚,像是打翻了香草牛奶一樣.
貓在鋼琴上熟睡,從打鼾聲裡似乎可以聽見他和鋼琴在夢裡共舞.
外地貓躡手躡腳的從椅子上跳到鋼琴鍵的邊緣,盡量避免踩到琴鍵以免吵醒他.

她在他身邊悄悄地開始吹奏著口琴,皎潔的月光映在銅鳴口琴上,往他的身上流瀉下來.他高貴的毛色在月光下就像是灰色的麥田,偶然微風拂過,灰色的麥浪就這樣一股一地的波動起來.

隔天早上,這個高貴家族的媽媽在門口放了長串的鞭炮大請宴客.
則是在蹲坐在牆角一言不發,逕自地抽著悶菸.

而那架鋼琴,孤單地在原地承受著刺眼的陽光.

>>這個故事僅獻給喜歡它的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