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夢想殞落的孩子

夢想殞落的孩子

1994年,我背著我體重一半重像枕頭似的書包,穿梭於學校和家裡中間大大小小的柑仔店。

裡僅有的十塊錢,叮嚀珍重地規劃分配每天的小快樂。

店裡面大都是1元的冰棒、糖果、餅乾;有時候要抵抗許多食物的誘惑,忍痛把十元花在一架夢寐以求的小模型上(那時候流行變型金剛)。

曾經,因為貪玩貪逛把「第二路隊」帶到剩下一個人的我,站在修德國小的走廊被罵到落淚。

曾經,因為同學的ㄧ句「我請你」,感動到覺得他是義氣兄弟;那時的柑仔店好大,裝滿好多,像是ㄧ個挖不盡的寶庫ㄧ樣。我的身高和裡面的糖果擺設位置恰恰相等,每次低頭都會聞到微微飄來的糖果香氣。

店門口擺著七珠的轉卡機(那時還沒有很流行轉蛋)、轉巧克力球機──那是ㄧ種投入5元或1元,讓你在一定內轉出小巧克力球的機器。

曾經,我拿著家中折好的紙盒去接哇啦哇拉掉下來的巧克力球,然後踩著夕陽的餘暉,一手捧著邊走邊吃,就有ㄧ種世界上全部的都到我懷裡的感覺。

那樣的笑容好久沒有了。

今天,有ㄧ股不知名的力量引領我回到從前,裡想著「偷個空去買巧克力球吧!」準備好晚餐用的菜色就匆忙換上拖鞋,跳著歡樂步抱著忐忑不安的新接近柑仔店。

一開始還以為沒有開,後來再靠近一點才發現只是門半掩著。走進店裡面,我的身高已經要半彎腰才不會撞到上面懸掛的玩具寶劍,糖果離我好遠。

「少年耶,你奈不吃大包的?」同ㄧ個雜貨店婆婆看著我手裡拿著涼煙糖試著問。

「喔…我買給補習班小的…」尷尬之下,只好撒了這個謊。

「婆婆,以前著邊不是有ㄧ台巧克力機嗎,奈ㄟ不見了?」

「阿丟現在的小朋友比較不喜歡玩那個,金罵攏碼買整包的了。」她指了指糖果堆中的幾包巧克力豆。

「這一包10元而已,你要嗎?」我默默的點頭,順手帶了2包涼煙糖,想說阿呆在我面前抽菸的話就用著個幫她點上。

十多年前那個胖胖的小,現在已經消失了。

完全地消失了。

連同夢想、勇氣一起消失了。

檢視著我現在的,真的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

只是被CRH和Dopamine所平衡的ㄧ個個體罷了,並且嚴重的缺乏OX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