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What Can I Have Now?

What Can I Have Now?

=坐在我前面的,是兔子人。

門牙長長的,兩隻眼睛大的像棒棒糖。

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覺得她超級可愛 。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卻某種程度上的不覺得了。=

貓空這裡,

大一的學弟妹肆無忌憚地揮霍他們的青春,嗯,很好。

大二的同學忙自己的社團、有固定的圈、默默地自己的未來,嗯,也很好。

大三的同學清楚自己的目標,正勤奮地準備著,嗯,有

而我,一朵小,夾在時間跟的細縫中,不知道往哪裡走。

一天中最恐怖的時間,就是每天中午12:30的麥側。

所有曾在遇過的人,熟的、不熟的、半生不熟的;素昧平生的、萍水相逢的、露水姻緣的、想看到的、不想看到的以及「好像不想看到其實卻很想看到若真的看到又不知該說什麼的」都會在這個時候湧出。

=兔子人走了。=

說話也不是,不說話也不是,尷尬的寒暄,緊接在「嗨!」之後的就是「掰掰!」

偶爾相聚,卻不下次的相聚。

同桌聚餐,心裡都怕怕聊到沒話題。

走在路上,常常想閉起眼睛掩耳盜鈴。

這就是小小花兒的世界,說老師不像老師,說生不像大學生,不像大二生,不像大三生,遠遠看只像一沱大便,經常跑廁所、放煙火。

以前,我一直以為網路世界比較可悲;現在想一想,現實生活也好不到哪裡去。

其實,這樣的日子是我自己選擇的。

蜻蜓點水的方式,好聚好散也顯得理所當然,怨不了別人。

對大家都差不多好、人緣好像不錯卻沒有真正的生活圈。

或者說,我真的想要一個生活圈嗎?我甘願就這樣被綁死嗎?

我所不懂的是,為什麼有的人可以生活的自由,有固定的收入、固定的朋友群、固定的夢想和目標;有穩定的心、有結實的臂膀、有承擔責任的勇氣?

在這個世界上,我不敢說我擁有的太少。

我只敢說我所失去的,是我所擁有的∞倍。

而其他人並不是比較富有,他們只是多了一顆炙熱的心臟,有足夠的能力在∞上開-1次方而已。

這,就是我所沒有的,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