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祭叮噹號

祭叮噹號

也許我真的吃錯了藥。

難得的,我卻一口回絕。

平常優柔寡斷的我,竟然變得如此果決,連都覺得怕。

也許,是因為有補習班朋友在的緣故。

也許,是因為數學作業沒寫完的緣故。

也許,是因為厭倦這樣多層次的

也許,是為了防患未然。

在嚴格的束縛下,我的被囚,連同其他相關的部分一起冷凍。

在炙熱的豔陽下,我的腦袋被暈,連同其他相關的cortex一同放空。

有時更是懷疑,這樣的我還能做什麼?

來回兩小時的路途,上兩小時的課,摸兩小時的魚。

六小時的有人已經可以從Frued、Adler念到Skinner

任性地失心瘋換來6通未接來電

懶惰地性不去2堂英文補課

抓住一個Key,少做一千題

向量重要的不是量 而是向

正如同付出的越多傷得越深

於是乎透露的越多防得越密

我原先不是這樣的人,我對自己說。

在自己的個性與別人的個性間取得平衡,便不知不覺地往身上貼來。

「唉呀,不小心黏上來了阿!」標籤一副不負責任似的說

所幸

也有妳關心

就是我倒立著仍大便的原因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