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愛情心理學 » 愛情與書包:期中吵

愛情與書包:期中吵

「你為什麼手機都沒接啊?不是說好今天一起去總圖念書的嗎?」

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讓我不禁想起頭上長角的葉大雄媽媽。

「喔…幾點了啊?」我揉揉眼睛,像插網路線一樣,讓意識與現實世界接軌。

「你每次都這樣,我這麼早起來幫你佔位子,結果你在那邊睡大頭覺。」

「恩…喔…昨天念太晚了。這樣好了,我去陪你吃午餐…?」

「我已經買好了。我不想浪費時間在外面吃。」然後他砰地一聲掛了電話。

我覺得很委屈,前一天念的要死不活,想說多睡一下,還要被罵得死去活來;做了一些讓步,卻又被潑了冷水。

如果說世界上有兩種學生最容易受到期中考的影響,那麼一種可能是心理系的研究生,另一種則是戀愛中一起讀書的閃光們。

前者是因為我們完全無法估計期中考壓力對所有實驗效果的影響(Random Error),後者是因為隨著考試將近,吵架頻率也變多了。

或許你常常納悶,為什麼一年到頭這麼多時間妳都不跟我吵架,卻要在我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發作呢?


引爆衝突點:情侶爭執與歸因系統

過去研究發現,我們在考試、壓力大的時候,心理空間(Psychological Space)變少,特別容易生氣、焦慮(Gilbert, Stunkard, Jensen, Detwiler, & Martinko, 1996; Gruzelier, Smith, Nagy, & Henderson, 2001; Oleary, 1990)。而當我們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思考的觀點也容易變得狹窄、吃得多花得多(Cryder, Lerner, Gross, & Dahl, 2008)。平常時,我們對的行為比較容易保持平衡的看法,但壓力一降臨,這種「免疫力」便消失了。

以往他打來聊個十分鐘,你可能都還嫌;但在分秒必爭的期中考週,甚至是連耽擱十秒都覺得多,這就是一種心理空間的縮減。舉例而言,平時他如果忘記晚上跟你相約吃飯,你的大腦可能有幾種不同的歸因系統在運作[1]:

(1)外歸因(External Attribution):

「他可能最近趕報告很忙,一時忘記了。沒關係我買東西過去給他吃。」

一般來說,外歸因是比較健康的,尤其在當我們不可控制的事情的時候,雙手一攤說不是彼此的錯,總是比較輕鬆。

(2)內歸因(Internal Attribution):

「她總是這樣,每次說好都忘記,有時候我真的,她是不是漸漸變得不重視我了?」。

在伴侶表現出負向事件的時候,將這樣的現象歸諸於她穩定、持久、不會改變的特質,常常是折磨、讓自己感到無力、無助於解決問題,而且容易將小事化大,大事爆炸。

(3)同時做兩種歸因:

因為我們不是笨蛋,也不是第一天認識對方,隨著彼此了解變深,我們考量的事情也變多了,因此會考量當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他過去的「記錄」等等做出相當的推論(Jones & Davis, 1965),

例如:「唉,想也知道是打電動打到忘記了。又要我買過去,真是的。」

都是略懂略懂的錯:認知捷思法的火上加油

但是複雜的歸因或推論,是相當耗費認知資源的,用簡單的話來說,就是佔據許多記憶體。當我們很放鬆的時候,對同一件事情總可以展現出多不同看法,想到不同的原因與可能性,也更有創造力(Khasky & Smith, 1999; Leith, 1972; Nicol & Long, 1996);當壓力一來,為了減低認知資源負荷量,我們常常只能做最不健康的內歸因,因為那最簡單,就像是按control +Alt+ Del關掉一些程式,採取認知捷思法(Heuristic)來思考,究竟他為什麼這樣做。

先作一個簡單的實驗,請在2秒內估計下面的這串數字並回答

923 × 887 × 456 × 123 × 99 × 23× 15 × 8 × 4 × 2 × 1

然後再花2秒內估計下面的這串數字並回答

1 × 4 × 2 × 8 × 15 × 23 × 99 × 123 × 923 × 456 × 887

哪一個數字比較大呢?

這就是有名的定錨效果(Anchoring Effect)(Strack & Mussweiler, 1997)。我們很常受到第一印象的影響,在時間壓力大,需要快速作出決定得時候更是如此。同樣的,因為伴侶在我們心目中的「人格特質」,比起外在阿貓阿狗的情境、亂七八糟又不可控制的其他因素來得容易提取。根據可提取性偏誤(Availability heuristic),將「他不來找我」的因素歸因於懶惰不重視我(特質),比起外歸因到他最近很忙(不可控)來得容易且輕鬆許多,於是我們在彈指之間以偏概全,無意之中作了不健康的內歸因,不慎傷害了關係。一切都是略懂,略懂惹的禍。

當我們不再有力氣去想其它的可能性、當我們將注意力的焦點放在課業而非關係、當我們只想到自己堆積如山的原文書與浩瀚無垠的上課講義時,常常會不小心說出讓彼此難過的話,尤其在彼此精神最耗弱的期中考週,心裡不免抱怨:「我都已經要念不完了,還在這個時候跟我鬧脾氣?」,這些心理不平使得關係修復之路顯得更為辛苦。

然而,這還不是期中考時對關係最大的殺手。真正背後的大魔王,是兩種錯誤的認知:

侍奉(Self Serving Bias)與行為-觀察者效應(Behavior-Observer Effect)。

一項有趣的現象是,面臨嘴(台)麵得失的壓力時[2],行為-觀察者效應使我們往往低估對方的辛苦,高估自己的緊迫(S. S. Brehm, 1985),當雙方都想著自己的考試就要念不完,對方考那麼少還來盧,內心一把火就熊熊燃起。在這個時候所架構出來的爭吵,自我侍奉最容易參入攪局,火上加油,認為都是對方的錯,自己很無辜、認為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他也不能體諒妳的疲累--當你這樣想的時候,其實同一時間,你也「沒有」體諒他的熬夜苦讀與辛苦、沒能諒解她一夜沒睡的煩躁口氣;因為你的巨大壓力擠壓剩下的零星心理空間,使你只能考量到自己(Kuehner, Huffziger, & Liebsch, 2009)。

關係的兩面刃:還是比較好?

所以我該慶幸沒有閃光吵,讓我可以安心念期中考?

套一句大家常說的話,事情並沒有像憨人想得哪麼簡單,俗話說的好,傻人有傻福,有幸福(其實是我說的),


有些時候我們需要的東西,只有伴侶能給予。

或許你曾經有一種經驗是,平時一個人吃飯也不得特別孤單,但當你認真念書燃燒小宇宙的時候,許多天馬行空的幻想(比方說想嘗試到秦皇陵當一天兵馬俑)、色色的事情[3]、奇怪的遐想都會跑出來,揮都揮不去,這是因為當妳的大腦過度使用得時候,許多「補償」的作用會產生,想想這些放鬆的事情、想想考完之後要去那裡犒賞自己,容易讓自己覺得舒服一些(Baumeister, Sparks, Stillman, & Vohs, 2008; Job, Dweck, & Walton, 2010)[4]。這當然這些放鬆的事情,也包括了念到很累時想要有人陪、有人抱、有人可以撒嬌說說話,哪怕是幾分鐘也好,這就是所謂的親和需求(Troy, 2005)。親密關係的好處之一,就是在你精疲力竭的時候,提供你一個休息的避風港--當然,是在你擁有一個健康關係的前提下(Rook & Ituarte, 1999; Terry, Rawle, & Callan, 1995)。

那如果我的關係不佳(Distressed Relationship),時間緊迫,對方又很吵,那麼該怎麼辦?老實說,這的確是一種兩難,我也不知道怎麼辦(被揍飛),但我知道的是,放著不處理,或假裝沒有事,對自己與關係傷更大,由其是對那些關係已經岌岌可危的朋友(McNulty, 2010)。因為事實上是,燃燒一個小時來溝通或吵架,可能讓妳隔天的考試少了幾分,但是一邊掛心著對方的情緒,一邊念書,能進去大腦的東西變得十分有限,除非你想將成績賭在只有17秒的短期記憶上。

因為對方是你的重要他人,她心情不好多少也會牽動你的情緒(Le & Agnew, 2001),他在賭氣你心裡也不好受,如果能有機會,還是聽聽對方的與苦衷,彼此都會好過一些。有的時候,對方需要的只是一個擁抱[5]、一個五分鐘專注的傾聽,而不是五十分鐘的邏輯推理[6]。畢竟,在關係裡真正能舒緩情緒的是回應與接納(Sullivan, Pasch, Johnson, & Bradbury, 2010; 林以正、黃金蘭, 2006),而不是演繹與歸納。


走出誤區:改變想法或改變行為

但是對方常常這樣無理取鬧,衝突又越演越烈,隔天又要考試,應該要怎麼辦呢?其實我們錯怪期中考了,期中考只是一個導火線,許多的爭吵是起源於更早先對彼此的隱忍與不滿,而使衝突升高的主因,不外乎下面三種對關係的錯誤認知(S. Brehm, Miller, & Perlmam, 2010)

(一)爭吵是有破壞力的:許多時候開啟溝通的確會製造爭吵,但長期而言,隱忍不說往往對關係造成更大的威脅(李怡真、林以正, 2006)。有時候爭吵是交換資訊的一種方式,而誤會常常正源於我們對彼此的資訊不足。因為,我們常常高估自己了解伴侶的程度(S. Brehm, et al., 2010)。

(二)伴侶是不會變的:大量的研究顯示,相信伴侶是會改變的,比起相信伴侶是死性不改的人來得幸福,尤其在面臨威脅兩人關係的負面事件時(C. Raymond Knee, Canevello, Bush, & Cook, 2008; C. R. Knee, Patrick, & Lonsbary, 2003)。

(三)一段良好的關係,是順其自然的:實際上,不存在不需付出努力就能一帆風順的關係,就算是一見鍾情的愛情亦然(Pipberge.Hv, Schneide.Ma, & Klingema.Jd, 1968; Stein, 2001)。

「每次他期中考又像坐在仙人掌上焦躁不安又易怒的時候,我雖然多少也會受影響,要花很多時間陪他哄他,但一想到先前我準備研究所考試,他一天也沒缺席地幫我送午餐,就覺得這一點點的包容,其實也不算什麼。」一位今年剛考上研究所的學妹如是說。


認知失調理論(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
認為,在面對行為與認知不一致的時候,我們有兩個作法,改變想法或改變行為(Festinger, 1962)。當然聰明的你了解,改變想法是比改變行為容易許多的--尤其在你忙碌的時候。當所有的溝通、哄騙(?)、安撫都未果時,最簡單的作法就是改變認知。想想對方也是壓力很大的、想想你也有鬧彆扭、龜毛著奇怪的堅持的時候、想想過去她也曾經包容過妳的任性、想想他曾為你做過的一些犧牲等等,你的原諒或寬容或許就變得不再那麼困難。

因為愛,所以唉:生氣,是因為我在乎你

    本來應該寫到這邊就要結束了。不幸的是,許多戀愛書的共通點都是,寫著寫著,讀著讀著都讓你覺得很有希望,但是真正實行的時候卻又不如自己當初的想像。為什麼呢?因為發生衝突的時候,大部分人第一個反應都是愣住,生氣,或難過。面臨這些情緒像癩蝦蟆一般拔山倒樹而來,原本已經像台北停車位一樣窄的心理空間,哪還有餘裕再提取書上的知識?

上個月的某一天,我接到她打來的電話,相當難過。

「你根本不重視我,不懂我,只顧著忙自己的事情。從以前就是這樣,反正你總是很忙,我也不期待你能給我什麼回應了…」

「那天我不是刻意不接電話的,是因為剛好在洗澡阿。」

「每此你都是這樣,當我需要你的時候,你都說你很忙,難道連講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嗎?你知道我那天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打給你的嗎?」

    我聽了整個人像是被冰箱門猛猛地撞了一下,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整個晚上很悶,事情也做不下去,像是被修路的馬達抽走腦漿似地,就連一題簡單的數學都解了三小時還想不出來。我很難過,即使我知道對方是因為考試壓力大對我作了「長期、穩定、不可改變的內歸因」,即使我知道上面這些認知上的偏誤,不可否認地,我。還。是。很。難。過。

    究竟是什麼讓我這麼難過的呢一開始我以為,是因為我做錯了,太少在乎他,所以才心裡很愧疚,很悶,很不舒服。但後來才發現,我很難過,正是因為我在乎。一直以來我們可能有一種錯覺,覺得衝突讓一個人難過,是因為對方對不起我,或我對不起對方。但感情最可貴的地方在於,在一起的兩個人,心是緊緊相依的。這種相依(Psychological Attachment),使得她的情緒牽動著你的心情,你的眼神也左右了他的心悶。也就是說,很多的時候,我們難過的起點,不是因為我們希望對方在乎我們多一點,而是我們在乎對方太多點。

    說了這麼多,如果衝突真的發生,到底該怎麼辦?就像是見人溺水時,我們需要非常簡短容易提取的口訣,才能拯救對方;吵架的時候,我們也須仰賴簡短易記的方式,使我們在狹小的心理空間中,還能拯救愛情。諮商及溝通的書籍,通常會提供一項簡單好學的技巧,就是「肯定+XYZ表述」

肯定:肯定什麼呢?肯定雙方的情緒都是真的。她打很多通來,我沒接到,不論這件事情是否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經」覺得不舒服,這個情緒是真實發生的,她是真的感到不快樂;我接到她的電話,不論裡面有多少是真實的事情,多少是她誇大的誤會,更不論我對這個現象知道多少相關的理論,我也會被感染到她的情緒,這個情緒也是真的。太多的時候,我們喜歡在事實上爭辯,但那從來不是造成雙方生氣的起點,也不會是通往解決途徑的終點。

XYZ表述法:這是一種可以改善溝通效率的方式。

你可以試著把爭吵時說的句字改成:情境X+行為Y+我的情緒Z

簡單的例子如「昨天(X)你打來說我不在乎你(Y),我很難過(Z)」。

這種句子有兩個效果,一方面是讓對方知道你的感受(Z),另一方面是自動加入情境線索,避免先前提到的認知偏誤。「你不是天天都這樣抱怨,可能是因為『昨天』剛好壓力大了些」、「你並不是討厭我或否認我的全部,而是你有不被在乎的感覺」,這些原本因為你心理空間太小提取不到的想法,就會像巧克力噴泉(?)一般不知不覺地冒出來了。

當你面對這些錯誤認知大魔王的時候,也別忘了自古以來RPG魔王關卡的共同特徵就是--把能殺死自己的武器,放在自己家門口。

正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強中自有強中手(咦?),

打破狹小心理空間的方法,就是像泡泡麵一樣,加入其他正向的記憶來擴充對該事件的認識、

沖淡自己的內歸因,看見對方真正在乎的視界,解開她被困住的癥結。

維繫一段好的戀愛關係固然不容易,但一段好的關係在你最危急的時候能帶給妳的,往往大過其他身邊的人願意為你付出的總合。

(這大概是我近年來打得最短的一篇文章,歡迎分享給與你同樣水深火熱又忙裡偷閒的的朋友們)


[註解]


[1]剛好是這週社心考試範圍,助教真是佛心(?)來的
[2] Tremendous
[3]一些研究發現,壓力與自慰次數有關(Demyttenaere, Nijs, Everskiebooms, & Koninckx, 1989; Steeno, Coucke, & Koninckx, 1979; Zavos, 1985)。
[4]你也可以常是吃巧克力或葡萄糖降低胡思亂想(Hagger, Wood, Stiff, & Chatzisarantis, 2010)。
[5]可以估狗「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6]或許你會發現,過去那些冗長而占據時間的爭吵,有一半是自己造成的。
[7]內文所有實驗結果均描述平均值,尚須注意個別差異與性別差異
[8]文中的他她你妳為行文簡便故,可視為隨機安排。


[相關文獻索引與全文下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