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Incredible !ndia(1) Wait! Step by step!

Incredible !ndia(1) Wait! Step by step!

「Where do you want to go?」帥哥Lamba(上圖,日後才發現他是壞人)用他深邃的眼睛問我們。

「We want to buy some souvenir,the lady around the corner advise us go these place. 」

從剛剛搭訕的走來走去正妹(1)那邊問到哪裡可以買到跟她穿著類似的美麗Sarrie,我指著她在map上圈的店跟Lamba說。

「The shopping tour is 30 dollars, for a car.」他不改帥氣的姿勢說著。

也就是折合台幣1000多,會陪我們4小時。

總之有點像是把司機帶出場啦。

但是最後我們還是付了50 dollars,因為他說五個人要叫「大車」。

包括剛到達時的那次,這已經是他第二次玩「大小車」的把戲了。

不過想想還能怎樣呢,他都已經叫了。

在社的會議上,還被一直用foot in door的說服技巧,感覺真的很不舒服。

幸好,來得是一位滿可的司機大叔,長的像NONO的服務員(上圖)跟他簡單說明一下我們的計畫,然後有點不放心地又叮嚀幾句才關上車門目送我們離開。

司機穿著探險家的卡其色襯衫長褲,搭配墨綠色毛背心,傻傻黑黑的臉像是等等就會說:「走,去拜訪失落的古文明吧。」

不過今天的行程是Shopping,古文明等明天吧,我想。

我們先是到了一個民俗市場買了一些圍巾,司機在車上等我們。

(下為中譯版)

「總共多少錢呢?」我拿著大家挑的(一共10條)圍巾問他。
「4000 Rs」(折合台幣大約2800)
「2000Rs」我攔腰就砍了一半。
「不行阿先生,你把我這裡當什麼了,我這不是普通的毛料噢!」
「對不起,2000不然我們換別家。」
「3000」他開始做一點退讓了。
「2000」我堅持
「2500」他露出不能再低的表情。
「2000」我還是堅持。
「不行阿,不可能。」他把頭轉一邊,露出不屑的表情。
「那我們走吧。」我們轉身就要走。他看見我要走,心也急了。
「那好吧。2000。」那其實也沒什麼原則嘛。

後來我們本來要去的地方無法停車,司機大叔問我們是否要改去別的地方。

他知道有一個地方價錢是相當固定的,不會亂哄抬價位,只有當地人才知道,不過他們會賣觀光客貴一點。
如果我們要去的話,他可以跟我們一起去。

在印度大家的防衛心都很高,想也知道可能是騙局,但是另一方面又想是協會方面出的車子,安全上沒有問題。

「Everything is there. I will go with you. I will help you bargain with the vendor,it will be 1~3% discount or more lower price.」他一邊說一邊用黑黑的手比著價錢壓低的手勢。

當下我們想他應該是好意,所以也就答應了。

車子開到叫做Delhi Hatt的地方店門口站著一些聊天的人,看起來都像台灣鄉下傍晚大下泡茶的中老年人,不像是壞人。

「Namasde! What does Delhi Hatt mean?」我朝那一群人問去。

「Namasde! That means department store.」其中一位稍胖的鬍子老兄回答。

後來他又告訴我們「掰掰」的說法是dada,「你好」的說法可以是Namasde或Namasga。

總之這群站在門口的人對我們很有興趣,上下一直打量著我們。

不過不是不舒服的眼神,比較像是「喔,稀客稀客」一樣的動作。

店裡的格局像是長型的長崎蛋糕盒一樣

成衣廠才會用的白色日光燈透過灰塵照著店內,

在蛋糕盒壁的部份如同跟哆啦A夢借空間似的,排列著許多深深的櫃子與抽屜,堆疊著不同顏色的花布、手工藝品。

「彭油,please sit。」

一個長得很像矮人酒販的店員招呼我們在七彩的椅子上坐下(如圖,但被我們坐著看不到)。

他從150Rs的手巾,價格漸升,介紹到2500Rs的圍巾,然後再從貴的問回來,像做card sorting一樣,想要的放一邊,不想要(其實大多是買不起)的放一邊,最後一旁的靦腆小哥再依我們想要的,去拿同款式價位的其他顏色。

「Wait! Step by step! I have my sequence!」

我們想看,他卻堅持他有自己的與順序,其實也挺有趣。

我一直很「歡」地要買有大象的紅色絲巾,所以請小哥幫我找。

小哥很辛苦地找了很久,但是不幸有大象的都不是紅色,紅色的都是駱駝。

「Elepha~in, Elepha~in, they are all Elepha~in. 」

小哥一邊把大象的絲巾挑出來,然後用骨碌碌的眼睛看著我。

他講elephant的口音相當可愛,不過很遺憾的是他挑的我一條都沒買。

「But I want red elephant…」有沒有這麼挑阿,我對自己說。

「This is red one!」小哥像發現新大陸似地跟我說。

「But it’s camel, it look stupid.」我指著camel的眼睛給小哥看。

真的,駱駝看起來都很傻,像沒睡飽就被拉出來表演一樣。

最後我買了既不是大象也不是紅色的素色絲巾,還好小哥沒被我逼瘋。

涵則是大手筆的買了紅色的Sarrie,小廷出手也不手軟,花了數千塊買圍巾

小小與菀跟我一樣買了一些絲巾,兩人雖然沒有買Sarrie,卻也拍了幾張照片過乾癮,

小哥到臨走前還一直推銷菀天空藍的圍巾。
其是這條真的很好看,不過實在太貴了,要3300 Rs。

「I will not give you any discount even if you buy 1000000 Rs.
But because he(指司機) come with you,I will give 3% discount.
We grown up together, when we were little boy, our homes are only 3 m far.」

矮人酒販似的店員像是在說明一件相當了不得的事情一樣,臉上露出像彩虹般光彩滿足的表情。

離開前我向石雕紀念品部的正妹買了「象中有象」,然後滿足地坐上車。

天已經黑了,原來這就是他們的百貨公司阿!

儘管我們跳過佛像部,地毯部,木雕部,銅器部等,(畢竟這些我們都帶不回台灣)

儘管路上我們也知道這可能是司機大叔與矮人酒販似的店員搭擋演的戲,但當司機大叔臨行前問我們「Are you happy with me ?」的時候,我們一行人還是異口同聲的說「Yes!」

因為若不是這次「臨時起意」同意司機的建議,我們可能也無法體會到這麼有趣的兜售方式。

當晚睡覺前,我不斷地想起一直不死心向我們推銷藍絲巾的靦腆小哥,以及唱作俱佳的矮人酒販似的店員。

「Elepha~in, Elepha~in, they are all Elepha~in 」一直在我耳邊響起。

1因為她幾乎像是被大會邀來走秀一樣,穿著豔麗Sarrie在會場裡走來走去(下圖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