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舊世界的圖書館˙新世界的捷運車廂

舊世界的圖書館˙新世界的捷運車廂

-之一 date—03.05.19

SARS流行,沒戴口罩好像對不起祖宗18代一樣.然而就是因為戴了口罩,眼睛.眉毛更顯得重要.同時代替鼻子嘴巴扮演著說話和呼吸的角色.

圖書館就快要關了,我的目光還停留在席慕蓉詩集.
已經有一個歐巴桑持著掃把畚箕在閱覽室內晃來晃去了,看起來就像很會多管別人閒事的那一種.

當我正準備將詩集收到書包內,桌子對面的她,那個從一開始就戴著口罩的女孩,開始哭泣.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撐著額頭,幾乎不說話,一直聽著手機裡傳出來的聲音.兩行淚沁濕了綠色的用口罩.眉頭索得兩顆檸檬深深酸酸地.不發一語,只是不斷啜泣.

我一直聽他的眼睛說話,

空氣中都是她眼睛吐出的灰色氣息,本來還想告訴她,圖書館內不可以講手機的.但是,一來她並沒有’講’,二來自角落的那個大學生收拾走了以後,閱覽室內就剩下我.她和歐巴桑三人了.正常情況小說裡的男主角這時都會拿出一包衛生紙,替女主角擦乾淚水.

當我正想如法炮製時,小說裡常出現攪局的丑角出現了.
“你給她弄哭的,對無?襪丟災,現在的笑連耶都嘛這樣,親相不把察某弄哭,心情丟未爽快.ㄞ!挖那個察某孫馬系安ㄋㄟ,幾天前才跟她男分手.”

一連串說了一大堆,本來想辯解,
卻又想起每次我跟阿嬤頂嘴都沒有好下場,

不是罵我越來越不知道大小,就是說什麼小孩子不懂.而她好像也沒有打算說什麼.繼續抱著電話哭.而歐巴桑見自討沒趣,悻悻然走到別處掃地去了.

接著一陣寂靜,除了微弱的哭聲及電話裡不斷傳來的….
“喂喂有在聽嗎,我的意思是說…”
但是我並沒有遞衛生紙給她,只寫了張慰問的便利貼在放她桌上.

踏著哀哀的月色,走下樓梯.

–之二 date—03.05.20

結果今天又去了圖書館, 進去還被管理員量了體溫,並且貼上怪怪的黃色螢光標籤,對,就是很像機車上貼的小紙條那種. 有那麼嚴重嗎,就連在圖書館裡也要戴著口罩. 我原本還著麼想,結果看到角落坐了幾個’街友’就不覺膽顫起來了.

好熱.還是索性把口罩拿下來,掛在書包上. 不久一個跟老子一樣職業的圖書館女管理員,氣沖沖地叫每位讀者戴上口罩.
就連睡覺中的街友也被吵醒,硬是被她戴著塑膠手套的手拉上口罩.

好凶.原來口罩罩住的不只是呼吸的自由.
當然並不像小說裡寫的,女主角常常來,然後和以前的男友分手,再和遞給她紙條的男主角展開一本小說厚的戀情. 當然我也並不是那麼的期待,口罩下她長得怎樣我又不清楚.

重要的還是眼睛吧,我想. 然而又一雙淚眼出現在我面前.
我真搞不懂世界上怎麼這麼多愛哭的女生. (我也搞不懂男生怎麼這麼喜歡把女生弄哭.) 不過她並不是因為他而哭的, 應該是找不到,急瘋了吧,我猜.

看他向無頭蒼蠅似的在一疊又一疊的報紙中來回用目光穿梭,焦急程度像我今天寫數學考卷一樣.
右手握著面紙,不知是擦淚還擦汗.
左手揪著報紙,或許她覺得降就能抓得住工作吧.
跟大家不一樣的是,她手中沒有拿紅筆,因為那是圖書館的報紙.看看一邊抓頭髮同頭皮的她,再看看我手中這份剛剛從全家買來的蘋果日報,再看看那些坐在角落呼呼大睡的遊民,竟不覺惆悵起來.哀,五塊錢的奢華.

或許是哭累了或抓瘋了,當我看完蘭亭集序,再看看她時,已然沉沉的睡去.

沒什麼心情唸書,乾脆就用一用圖書館的電腦.
突然看到肯在其他區貼的104職業測驗,以及屋徵人,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

還是抄下兩條網址給她,再留幾句話. 反正也唸不下書,等不到歐巴桑來趕,就收拾了東西要.臨走前,還看到她散亂的頭髮和綻紅的臉頰,才覺得她好蒼老.當然,還有那張字醜醜的利貼躺在那一起一伏的口罩旁邊.

不知道這個圖書館還會有多少類似的故事這樣重複上演,
在路上我還幻想,說不定後人從巷議街談中得知有我這樣的一位’利貼假面’還會為我寫一本列傳之類云云.

當然,這只是幻想.

–之三 date—04.04.05

今天去了久違的圖書館。自從上次遇到兔子之後,每個週一幾乎都像中了邪似的想坐捷運。只是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捷運上幾乎都沒有半隻貓。

往北車的車箱理寥寥幾個失了魂似的人疲憊的散落在水藍色的座位上。

空位還是像壽司裡的飯粒一樣多,我揀了一個背窗的位子坐下。左手邊坐著兩個並肩的景美女生,我九點鐘方向那一個是短髮穿著黑色冬季長褲的。11點鐘方向則是一個長髮(像小公主的髮型,幾乎一模一樣)裙子穿膝上的女孩。

(對話內容不很清楚,我聽不懂的就以...表之)
短髮那個微側著頭,像是要聆聽什麼似的,長髮女孩的頭微微下視,亮麗的頭髮像一張手帕一樣順勢蓋住半張臉。

然後是哭泣聲。

我好像有點心虛似的,拿出那本藍色原文書,使用一樣的大絕招,裝看書。

’.....可是他今天說了很過分的話..’長髮女孩說,用很重的鼻音

’她說什麼?’短髮的說,面無表情。

’....我不想說..’長髮女孩說,我瞬間聯想到處女座。

短髮女孩沒搭腔,車箱裡靜的可怕...除了呼吸聲就是疲憊的野獸打呼聲,我假裝在做哲學性思考,撐住嘴巴,用餘光偷喵,她牽著她的手放在裙子和褲子中間,藍色椅子上,總覺得有種羨慕的感覺...她的大拇指在她的大拇指上撫摸,像我以前會對她做的事一樣。

還是可怕的寂靜.好像要把一些心裡的什麼就醬強力地吸進去似的..

’他說你是死T..’長髮女孩沉默了很久終於說出來..(我一開始聽不懂最後2個字)
說完幾滴眼淚像失足的流星滴落在膝上黑底黃圈的書包上...

又是討人厭的寂靜....像黑蝙蝠一般的包圍。
’你會不會覺得很辛苦...’短髮女孩終於關心的問。
’有時候我....’她的拇指伸起,又無力的。像是要改變什麼卻最後放棄似的。

’我覺得好累..可不可以只要感情就好,不要愛?”長髮女孩用手拭淚..

’埃...或許有些人就是無法接受吧..你別....了。’
“民權西路站......”結果該下車了。
我收起課本,背上書包走出車門。還轉身看看那車箱裡的2個黃衣女孩。

“或許有些人就是無法接受吧”這句話隨著電扶梯從心臟爬到我喉頭。

她們牽著的手散發出的幸福不知道多久沒體會了..

有些什麼...就是無法完全溶解於社會的洪流中吧..像缺了的拚圖一般悲哀...

“我們生下來都被切成半個人歐.男男.男女.或者女女歐..
一輩子都在尋找殘缺的另一半阿!像一樣。”(人造衛星情人.村上春)
捷運駛遠了。

*後記—
這3個短篇,是我在整理我的日記時發現的。時間背景的差異,造成心境上或是體會上有所不同。之所以會將這3篇匯集在一起,是因為發它們彼此之間有一些關聯並且它們所要表達的一些什麼跟我近來的心境有些相似之處。那麼近來的心境是什麼呢?當然這不是任何人的錯,而是「身為人」所原先就有的缺陷:

1.無法真正控制自己的感覺開始與
2.有時候連自己的心都無法相信。
3.我們的能力有限,就連愛人的能力也有限。
4.即使是天使也有一天會累。
5.萬事萬物都在變,人的心也一樣。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