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哈那動物園 » 校園滑板車傳說

校園滑板車傳說

,我撐著7-11停售的透明小傘去渡賢橋赴青蛙小人的約。

「你來了呀,小花君。」在我收起傘,瀝乾上面的水後,一隻紅色的東西從橋的另一邊沿著扶梯滑下來,拍拍橡膠似皮膚上的雨水,來到我跟前。

「是阿。」我將傘小心收好,扣上鈕扣。

「下著毛毛雨呀,還讓你跑來真抱歉。」說著雙手交疊膝蓋前給我一個鞠躬,大大的頭像顆蘋果。

「還好。不過總是有個挑今天的理由吧?」

在橋基坐下,望著醉夢溪淡淡地說。

「最主要呀,是想給小花君看個東西。」青蛙小人抬頭望著我,雙手舉起像是炫耀他家產了一個大西瓜之類的姿勢。

「青蛙大人最近還好吧?好久沒看到他了」正常情況來說,我會很好奇那東西是什麼,但卻不自覺的轉移了話題。或許是的緣故,雨水在湖面激起橫波。

「老大還是一樣忙著巡視各地的游泳池以及製造小呀。最近小的晚上都跟他一起擺地攤賣花襯衫呢!時代在呀,錢越來越難賺了。」說到這不禁嘆了一口氣,踢踢地上的石頭。

「嗯,或許吧。」一直覺得自己不能於和青蛙小人的對話。

「小花君,花君,花君。看小的嘛!來,我帶你去看那樣東西。」

青蛙小人連滾帶跳地往樓梯走去,但因為他步伐太小了,我得小心謹慎的慢走才不會踩到他。

沿著樓梯,穿過一片小樹林,途中經過涼亭、石椅、廢棄的木桌子跟桶,來到一個像是小公園的地方,有不亮的路燈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造景。

雨一直下。

好久好久沒上山,正確的說,應該是好久沒有悠閒地上山。即便是這一刻,心中還是負擔著好多壓力,喘不過來。從樹間的縫隙,隱約似乎可以瞧見環山道、藤井樹口中的傳播學院、那片平台、以及平台上的花栗鼠和雨滴。

還有,那年的男孩,在環山道的傳說。

不知道什麼時候,青蛙小人從某一棵樹的背面,拖出一堆些微生鏽的鐵片,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收折好的滑板車。

有一種感覺憾動鼻骨,空氣頓時變得太過清新。身體似乎正在被NE流過。

「是這個吧小花君。小的找了很久呀,終於在這裡找到了呀!」青蛙小人擦著額頭上的汗,彎下腰來喘氣。那龐大的滑板車大約是他身體的三倍。

我半晌說不出話來。以失蹤的時間來說,要保存成這樣幾乎完全不可能。除了接合處有一點生鏽之外,其他部分仍然是銀亮的,只是沾滿了雨水和泥土。

青蛙小人一手握著車把手一邊看著我發呆,而我的像是被吃掉肉的蛤蜊般。

「小……小花君不開心呀?唉,那真是麻煩。」說著又探了嘆氣,將肩章了一下,然後抬頭用大大的眼珠看我的反應。

「謝謝你,青蛙小人。對不起,這件事給我的震撼太大了。可以麻煩你一件事情嗎,幫我把它藏回原先的地方。」

「唉呀,這樣小的會很麻煩的……」青蛙小人斜靠在滑板車上,表現出一副很懊惱的樣子。皮膚摩擦著滑板車,發出橡膠似的聲音。

「這點請不用擔心。青蛙大人那邊,我會再聯絡他的。」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走到青蛙小人前面蹲下,拍拍他的肩膀。

「真的?太好了呀!」立刻雀躍了起來,青蛙的情緒真是瞬息萬變……

和青蛙小人一起把滑板車藏起來之後,我們在渡賢橋下分手。

「能夠再麻煩你一件事嗎?」離開前我問青蛙小人。

「什麼事呀?小的我一定辦到!」青蛙小人又用他大大的眼珠看著我。

「今天的事情,就當作沒發生吧。盡可能的忘記。」

「唔.…..好像有點難,不過我會盡力的呀。我們蛙族對於忘記這一件事倒還蠻有信心的呀!」

說完,他沒撐傘,就往溪的另一頭離開。

「嘿!」我叫住他。

「我會請青蛙大人給你加薪的!」

他並沒有回頭,只是停住腳步,幾秒後又往前走。

那顆紅紅的頭漸漸消在視線上的遠端。

沿著河堤離開學校,風好大。

一邊走一直感覺右腳下似乎黏了什麼東西,像是口香糖之類的。

抬起腳,發現有張紙條在鞋跟,已經被踩得都是鞋印了,滲入雨水,模糊不清。

勉強從紙上辨認出幾個字:

「遠方有一棵樹倒下來了……」

後面的字實在看不清楚,最後面還歪歪斜斜地寫著「青蛙小人」四個小字。

耳邊隱約聽見,那年那晚那公園裡的火鍋,波波波地響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