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師之路 » 寫在「台大殺死了我」之後─活著跟死了,有差嗎?

寫在「台大殺死了我」之後─活著跟死了,有差嗎?

「活著跟O了,有差嗎?」十多年前,我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嚇到臉色發白。

那是一個關於孔雀餅乾的故事1

孔雀餅乾的故事

那年,我是一個剛進心理系的小嫩嫩,別說什麼同理技巧了,我連是什麼都不知道。有一天下課,我和朋友Ben 走在指南路的人行道上,他談到他的家庭、、還有經濟上面的,冷不防冒出來這句話:

「所以我說,活著跟O了,有差嗎?」

在我還沒好好意會到他說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他就衝到指南路上,我下意識趕快把他拉回來,後面的236公車「叭~~」按了很大聲的喇叭,麥當勞側門附近的路人同學都把眼光照了過來,但Ben還在那裡拉扯:

「不要拉我!不、要、拉、我!」

他一直要衝到馬路上面去,眼神幾乎快要變成我不認識的人。我真的是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說:「等一下!等一下再O!」

Ben好像稍微醒過來一半,我趁他沒有做出更大的動作之前,直接把他拉進校門口的便利商店。(很可惜那時候還沒有 謝東霖 Hsieh Tung Lin開的 #神明便利商店

「你要幹嘛!」
「這樣吧,吃完孔雀餅乾再O。」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我那時候怎麼可以想得到這個奇葩的句子,可能因為我很喜歡吃孔雀餅乾吧?
「好啊,我吃完你就要你讓我O喔!」(為什麼加入馬賽克之後整個風格變得怪怪的)(我不是這個意思)(完了越描越黑)

孔雀餅乾很長,所以他從第一片開始吃,吃到大概¼的時候,他跟我說有點口渴,所以我去買了一瓶御茶園給他,對於大學時期的我這幾乎等於我一頓午餐的開銷。他吃到剩下⅓左右,可能是因為一邊喝茶,所以他打了一個嗝。我心裡一方面想還有⅓的餅乾可以吃真好,另外方面又擔心他會不會等一下就衝出去。沒想到此時,奇怪的事情和知識都增加了。

「誒,我發現孔雀餅乾蠻好吃的耶!」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就聊到社團卡拉OK之夜活動的事情,好像剛剛那場鬧劇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天,一直到我們各自回家之前,都沒有再提起這件事情,直到我看到他的MSN暱稱(知道這個人都有年紀了)大概有一個月都改成「(¯―¯٥)我從未想過是孔雀餅乾救了我 (▀̿̿Ĺ̯̿▀̿ ̿)」之類的,我才敢弱弱地傳訊息問他:「還好嗎?」

「謝謝你的餅乾,讓我知道,我有沒有活著,還是有差的。」他說,後來我們一起去了學校的諮商中心,陪他走過了一段不算太好,但勉強還算可以的日子。

在畢業前,他在我們共同租用的置物櫃(你看我們多窮)裡面放了兩盒孔雀餅乾,然後上面貼了一張便利貼說「這一盒是利息 (▀̿̿Ĺ̯̿▀̿ ̿)」,我還曾經保留了好多年捨不得吃,直到我家主子把它咬破為止。

活著,真的有差嗎?

你曾經也有過這種嗎?

  • 覺得自己不值得
  • 覺得自己一直在重複同樣的輪迴
  • 感覺自己很爛,爛命一條爛命一條
  • 好像這個世界有沒有你都沒有差
  • 疑惑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努力

會想起前面那段故事2,是因為今天我去看了《售命》這部電影裡面的一段話(以下小雷)。

圖:威視電影 《售命》官方粉絲團

二十七歲的阿良 ( 傅孟柏 飾)每天都想著要怎麼O,業績只有別人的五分之一不到,每天都被洗臉,比蟑螂還不如。那天,他站上女兒牆,準備要往下跳的時候,說了一句話「有差嗎?」和他一起上去喝酒的瑜真( 曾之喬 飾)一把拉著他的腳,說了一句:

「有差,對我有差⋯⋯」然後哭紅了眼框。

我在戲院裡面真的是百感交集,一方面覺得這種話我真的是說不出口(就算有差我也會在枱面上覆蓋一盒孔雀餅乾)另外一方面也在想著:對啊,活著跟沒有活著,到底有什麼差別?

你願意為了什麼來奉獻

「很多人可能覺得『性命出售』這個概念很荒謬,但如果用另外一個角度想,其實我們每一天都在賣命——賣給你的老闆、賣給你的家人⋯⋯所以真正重要的或許是:你願意為了什麼,來奉獻你的生命?」

今天導演鄧仲謀在開演前講了這段話,回應到前面「有差嗎」的問題,我覺得有沒有差可能不在於身邊有沒有人在意你,而在於「你的都花在和什麼相遇」。

那些你做過的夢,唱過的歌,愛過的人3;那些在你的生命裡和你曾經有過的遭逢;那些你做過的工作、曾經很要好但最後卻沒有聯絡的朋友、那些你曾經和心力的事情、那些你在社群上面留下的文字和作品,都是你的一部分。你拿一部分的生命,去交換那些你所重視的事情,會覺得沒有,或許是因為「你正在交換你所不想要、覺得沒價值」的事情。而其中一種重新找到意義的方式,就是「拿你的生命去交換別的事情」。

在有跟沒有之間,安放意義

除了尋求諮商和治療4協助之外,這裡提供一個具體的做法。我們常常在想著自己有沒有意義的時候,經常會陷入那種「真的沒什麼意義」的結局,但這個思考不一定是「靠譜」的,所以下次當你再有這種想法的時候,可以先稍微坐下來,想一想這一天發生的事情,用1到10分去評估每一件事情有意義的程度,然後你可能會發現——雖然你覺得自己很廢,但也不完全「那麼全然的廢」。那如果還是覺得自己很廢怎麼辦呢?我的想法是,或許可以給自己一個「明天比今天少廢0.01%」的機會,再給自己一天的時間。

我們經常會以為,人生好像要嘛就很有意義,要嘛就沒有意義。但會不會有一種可能是:意義其實是介於「有跟沒有之間」來回擺盪,並不是一個全有或全無的概念。換句話說,你今天覺得人生很沒意義,沒有錯,但或許明天,你會有不一樣的想法也不一定?

就像這部電影的主角阿良用各種方法尋O,但當他經歷了這一切的冒險之後,發生了自己當初也沒有想過的事情(我就不爆雷了),和那些他從來沒有想過的自己相遇。

生命的意義,往往建立在「你拿生命和什麼交換」上。

你也一樣,未來或許還存在著一些你還沒有遇見到的自己。如果你過去的日子過得很糟,那麼今後,拿你的生命去交換一些,你覺得有意義的事情。

先吃一盒孔雀餅乾,壓壓驚。

——

註腳

  1. 故事經過Ben同意,並修改匿名調整部分內容。
  2. 想到政大,一部分是學妹柯念萱 (甜心Karolyn)有演出,在大螢幕上看到她,非常驚喜!
  3. 周治平《青梅竹馬》歌詞,會唱的人應該也有年紀了
  4. 好痛苦,怎麼辦?平價諮商資源整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