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心理電影院 » 陽陽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陽陽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小雷,慎入

這是目前唯一能讓我讚嘆到Po兩篇文的電影。

有時候我在想,我們不停的前進是為了什麼呢?

腳像是被機制約似地,不動作便跌倒。

心卻像是司馬庫斯的碎石坡,或者隨著時間漸漸凋零的,一點一塊第剝落。

我相信,她心中尚有一塊未崩壞的地方

那是什麼呢?

晃動的鏡頭卻不讓觀眾感到頭暈,

多虧導演場面調度的功夫好,流暢的帶我們繞了結婚典禮一圈,

媽媽和繼父手挽著手步上紅毯,陽陽低頭無聲地哭。監製李崗也客串一角。

媽媽的新婚對象是教練,繼父的女兒小如,是學長的女友。

陽陽以為是一場夢,從曝光過度的床鋪上醒來,

陽光慘白地照在她身上。沒有人屬於她的世界,只有夢是真實的與她連結。

可惜,這不是夢。

陽陽被學長吻了嘴唇,

儘管她知道這樣不對,她明白那不是,她還是做了。

她回應了學長,甚至做的更多:三小時,兩個人,一張床。

小如也做出她的選擇,

儘管她知道這樣不對,她明白那不是愛,她還是做了。

她把學長留在身邊,就好像是戰利品一樣。

小如流下眼淚,她找不到自己。

在學長眼中,混血兒陽陽總是漂亮。

學長想再跟那晚一樣,無奈陽陽當做一切沒發生過。

身分認同的問題,不時在片中出現。陽陽不肯學法文,也不願意找尋生父。

她對經紀人說你決定吧!我相信你。

陽陽放棄自己的選擇權,還是她以為她自己沒有選擇權!?

陽陽問經紀人「我爸愛我嗎?」

導演不要,所以火車經過了屋外,

就這麼巧地給火車隆隆聲蓋過了經紀人的回答。

以電影拍電影的戲中戲,陽陽在劇中也拍電影,混血兒尋找生父的劇情,

剛好是陽陽的影本。

無論如何,明天太陽總會升起來,

黑夜之後該要迎接白天。

走出昏暗的拍戲現場,是一大片燦爛的陽光。

陽陽的轉學考沒有考過,她會想再回去跑步嗎?

人生是單行道,沒有向後跑的。到電影末了才打上片名《陽陽》,

然後陽陽跑步,一直跑。結束才是真正的開始。

跑步時候的呼吸聲,和她的喘息聲是一樣的。

或者說,和另一種喘息聲也一樣。

導演說他對這世界的態度,就是最後一個陽陽向前跑的鏡頭。

我卻感覺陽陽的人生沒有,她不知為何而跑,好比當兵的軍人不知為誰而戰。

康德三大問: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往哪裡去?

陽陽拋出問題,但她還沒有找到答案;答案是什麼,應該有答案的。

追尋愛情,愛是什麼?我知道愛不是什麼;但是是什麼,應該有真愛的。

世風日下,「電影」不古。電影之於社會的責任,在哪裡;應該有責任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