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所有文章 » 其他雜文集 » 夢裡的我們始終坐在最後的堤防上看海

夢裡的我們始終坐在最後的堤防上看海

「我們踩著風,去看海好嗎?」茶色小貓說。將頸項轉過來,四肢俐落地沿著屋脊上的紅色磚瓦,向前行。

「可是三月的北方沒有風吧?只有和煦的冬陽伴隨著前一個晚上睡不著的淚光。」連續失眠已經好多個晚上,每天睡睡醒醒,好像浮在夢的薄膜上。有一種違和感的夢。「那麼,或許我們也可以踩著淚光去看海。我很想念那些波光粼粼的過往,燭台石海岸的夕陽。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再聽一次海風唱歌,呼呼呼地唱歌。」小貓停下腳步來,然後趴在屋脊上。清晨的古厝,瀰漫著一種舊時代的味道。大同寶寶一字排開,屁股像是剛作好的壽桃一樣嫩嫩地面對著我。p.s.標題取自我很喜歡的這篇得獎感言──【第九屆林榮三文學獎.散文獎三獎】 指叉球│翁禎翊
本文拍攝地點:三峽(1)我爺爺家(2)愛的發聲練習│小貓成長的家(3)CHIAO’S ZAKKA鄉村風雜貨


這是我爺爺家窗戶看出去的風景。林櫛比次的瓦片,乘載著一種古老。
離開爺爺家,順道來三峽老街,之前都是下午來,突然發現晚上來還不錯嘛!
招牌開了燈又是另一種滋味。

老街裡面僻靜的小巷


發現一家神秘的店。據說是電影<愛的發聲練習>裡面,小貓成長的家

這隻小黑熊敲可愛的,竟然忘記跟他拿一張衛生紙!

高處的架上滿是各種舊時代的玩具。

連皮椅都是用釘槍一針一針釘的,紅褐色的皮椅有種上海灘的港絕。

單車把餔,不過放室內有點怪。

這個!!!我小時候在裡面洗過澡!!

感覺像是把很多古時候的東西都掛出來似的,應該要有窗口啊!

整片唱片牆我應該都沒有聽過,不過排在一起實在是霸氣十足啊!

右邊那個時鐘我爺爺家也有一個(狀態顯示為驕傲貌)

感覺坐在這裡就該泡茶聊天的樣子

路過勇伯豆花,人超多,勇伯說燈籠都是他穿著吊嘎自己畫的,幾個網拍正妹之類的在旁邊爭相要跟勇伯合照

一腳踏入CHIAO’S ZAKKA鄉村風雜貨。
吊在一邊的鐘,讓人有誤以為來到倫敦地鐵站之類的fu

熊中有熊,現場看滿溫暖的
貓頭鷹中有貓頭鷹,應該是同一家公司作的吧?

我最喜歡的一樣雜貨了,右下角小妹不小心入鏡XD
紅色配Tiffiny藍整格大好

這麼多鋁盆放這裡意圖使人想敲幾下

路過一家排超久的雞蛋糕,本來想買的排到的時候老闆娘說賣完了,不過送我吃兩個NG品(吃不出NG感阿)。

是奶油口味,不錯吃(不過我舌頭只有兩點量表不要相信我拜託)